普鲁塔克《希腊罗马名人传》的“求真”与“致用”

发布于2020-02-14 18:31:22  |  浏览次数 :

  普鲁塔克写作《希腊罗马名人传》旨在探究和效仿历史人物的德性。他广泛搜求史料并加以辨析,冀图通过历史的真实情况反映人物的真实德性,表现出史实追求与德性追求互相一致进行“求真”的一面;当史实与普鲁塔克的德性认识相冲突的时候,他就坚持德性、放弃史实,甚至系统地改编史料来适应德性,表现出史实追求与德性追求互相冲突而“失真”的一面。《希腊罗马名人传》中既有“求真”也有“失真”,共同服务于追求德性的“致用”目标,这是普鲁塔克传记写作方法的重要特点。

  普鲁塔克(Plutarch,约45—120年)是生活在罗马元首制时代早期的希腊哲学家、传记家。他出身于希腊半岛中部城市喀罗尼亚的地方贵族家庭,青年时在雅典柏拉图学园接受教育,成年后投身政坛,多次前往罗马办理公务并讲学,与罗马权贵建立起密切关系,同时接触到许多罗马历史和文化,为日后撰写罗马人物传记奠定基础。普鲁塔克晚年在德尔斐担任神庙祭司,专心著述,他的《希腊罗马名人传》(以下简称《名人传》)大部分写成于这一时期。

  《名人传》是传世的普鲁塔克传记作品总称,可以分为“单篇传记”、“帝王传记”和“对比传记”三部分,记述了从传说中雅典城的建立者忒修斯到殒命于公元69年的罗马皇帝加尔巴等五十位历史人物的生平,跨越古代地中海世界一千余年的历史,所记诸多史事为其他文献所无,弥足珍贵。但是近代学者对《名人传》的线世纪以来多数西方史学家认为《名人传》没有在史料批判基础上如实反映真实历史,如尼布尔(B. G. Niebuhr)说普鲁塔克传记的道德目标过于明显,对史料既不批判也不辨析;迈耶(Eduard Meyer)提出普鲁塔克传记是用二手史料拼凑而成的;戈姆(A. W. Gomme)也认为普鲁塔克缺乏史料批判能力,无法为历史事件建立正确的年代顺序,无从理解历史的真实情况,《名人传》作为史书价值有限。20世纪中期部分学者转而肯定普鲁塔克的史料批判能力,如特安德(Carl Theander)提出普鲁塔克传记中大量使用了文物铭文等一手史料,在使用文献史料时也注意加以分析、辨别和求证;汉密尔顿(J. R. Hamilton)认为普鲁塔克能够辨别并尽量利用一手材料,并且会对互相矛盾的史料加以分析辨别。20世纪晚期又有部分学者提出《名人传》具有部分真实性,如福斯特(Frank J. Frost)认为普鲁塔克的首要目标是德性,只有符合其德性目标的史实才被写进传记;佩林(C. B. R. Pelling)也认为普鲁塔克传记具有真实性与道德性两个原则,在史料符合他德性判断的时候会表现出过人的史料批判能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