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不容曲解!中青报记者叶研谈大兴安岭火灾“三色报道”

发布于2020-02-08 07:25:47  |  浏览次数 :

  一场特大森林火灾席卷了这片土地。这是一把“令5万同胞流离失所、193人葬身火海的火;一把烧过100万公顷土地,焚毁85万立方米存材的火;一把令5万余军民围剿25个昼夜的火”。这把火炎炎烧了近一个月。

  1987年,大兴安岭北麓林区发生的“5.6”特大森林火灾是新中国成立以来,毁林面积最大、伤亡人员最多、损失最惨重的森林大火。28个昼夜的燃烧,使漠河县、塔河县境内相继受灾。

  大火吞没了大兴安岭五分之一的林地,火灾过火面积124万公顷,其中有林地面积104万公顷。其中烧毁了漠河县境内的西林吉、图强、阿木尔3个林业局,烧毁活立木蓄积高达3780万立方米。大火造成了数百人伤亡,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约10亿元。

  1987年,水,可找到水了。在烈火中穿行一昼夜,扑灭了五处山火的森警战士,在一条小溪边趴下就喝。

  火灾令全国揪心之时,火灾发生的原因、过程也令人生疑。中国青年报记者叶研、雷收麦、李伟中以及实习记者贾永在火灾发生后奔赴火场。

  历时30多天的采访,他们换回了中国新闻史上的一组经典篇章。从1987年6月24日至7月4日,三篇整版调查性报道《红色的警告》、《黑色的咏叹》和《绿色的悲哀》刊登在《中国青年报》醒目的位置。

  山火还在燃烧,漠河县却让县里各单位派车派人打扫市容卫生,以“迎接”上级领导的视察。

  在内地可派大用的好木材,在大兴安岭林区被劈成烧柴柈子,堆在家家户户门前。这成了大兴安岭城镇特有的景观,以至称为“柈子城”。大兴安岭居民每年要烧掉约六十万立方米这样的“柈子”。这些柈子在火灾中成了引火烧身的主要燃物。

  2011年,叶研接受专访时表示,这组报道的意义与价值是“绝对不歌功颂德”:“我们为公众贡献了完整真实的过程,公众迫切需要这个完整过程的叙述。”

  叶研,1971年参加新闻工作,曾任《中国青年报》新闻采访中心副主任。1987年获全国好新闻特别奖、1998年获全国抗洪好新闻奖、2000年获范长江新闻奖。

  他曾先后去过北极、南极、珠峰等地区,被人称为“三极记者”。1985、1986年两次赶赴老山前线,多次通过炮火封锁区和“生死线”。他采访过大兴安岭火灾,参加并参与指挥了1998年的长江抗洪报道,还是第一个去南沙采访的军外记者。

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