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章花花肠子

发布于2020-01-30 16:21:06  |  浏览次数 :

  余浣浣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没办法,囊中羞涩,头颅再高贵也得暂时委屈着降一降啊。

  “不用钱,我在事务所帮工,就没领过一分工资,就当是我导师还我的打工费。”

  “我现在正在莱芜市处理一个案子,你先把情况汇总起来,明天我过去再一起看吧。”

  “余浣浣,你要不要找一下那个想害你的女的聊一下啊?只要她肯撤诉,我们这里就没什么事了。”

  “她不是那种肯罢休的女的,虽然我不知道我怎么得罪她了,而且她的男朋友也承认了是他冒犯我在先。”

  “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看目前这架势,这个女的有点冲着筠浣科技来啊。一个处理不好,会被媒体上升到企业文化的。”

  当时他以为这个男生对余浣浣很有吸引力,所以花了很大功夫断绝了他们俩人之间的联系。

  “我已经找到律师了,而且,这个案子牵扯到筠浣科技,我不想让人认为你是幕后指挥我的人。”

  “我已经找到律师了,而且是业内特别厉害的经济类的律师,我肯定会没事的。闻晓迪只会竹篮打水一场空。”

  “筠饶,我想我还是暂时搬回宿舍住吧。今天我听钱晓进说,可能会有人把这个事上升到筠浣科技,我不想造成那么坏的影响。”

  “不错,以后回来都先不要吃饭,天天都是这个结果的话,就能说明空腹能帮助减少疼痛距离。”

  余浣浣说完,就去做晚饭了,付筠饶还在那里研究着之前余浣浣和他做实验的参数。

  这事真不能多想,越想越伤感,再想下去,余浣浣仿佛已然身在大牢,四处凉飕飕的了。

  可能因为长久的脑力劳动,虽然展严的皮肤状态看上去还是很好的,但蓬松的短发中隐约能看见很多白发藏于发间。

  钱晓进激动地介绍着他的师傅,余浣浣能从他的语气中感受到他对这个展教授专业上的尊重。

  钱晓进把他知道的给展严说了一下,余浣浣又给补充了点,展严就拿着笔一直做着记录,时不时还重重地圈点着什么。

  “云女士,我们可不可以做一个假设?假设这只是一个势鹏科技对你单方面的打击报复,我们所要做的,就是和原告方约谈,拿到他们话语间的漏洞,只要把这个链条串起来了,他们就只有撤诉一条路好走,而且还有可能被指控涉嫌妨碍司法公正。”

  “真的?那太好了,那就拜托展律师您了。而且这个案子一定要快点解决,我怕拖累我们公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