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董事长李军旗:打造“智能制造+工业互联网”的

发布于2020-01-13 12:12:37  |  浏览次数 :

“工业富联的社会责任、‘智能制造+工业互联网’的打造、助力中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,是我们今后一段时间持续努力的方向和目标。”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军旗在以“加快工业互联网应用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”为主题的2020中国制造论坛上如此表示。

1

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李军旗

李军旗介绍,为了扎根中国大陆,富士康集团把工业互联网相关的业务做了调整,最终选择的一条路径,就是工业互联网——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实现对外赋能。公司上市后,确定了“智能制造+工业互联网”的转型战略。

经过几年探索,他们将“智能制造+工业互联网”归结为两个“三软+三硬”。智能制造的核心内容就是“三硬+三软”,三硬就是精密制造的三要素:装备、工具和材料。在此基础上加上工业大数据、工业软件和工业人工智能,才可以实现智能制造。

工业互联网也被其归结为6个字——同样是“三硬加三软”。“三硬”是云、网、端。富士康创办人在五六年前提出的“云移物大智网”,就代表工业互联网。云就是服务器、移动终端加上网络。更重要的是“三软”:如果云、网、端的硬件加上“三软”即工业大数据、工业人工智能和工业传播,才有可能形成工业互联网的平台架构。

在李军旗看来,无论是智能制造还是工业互联网,必须都要突破核心技术。如果没有核心技术的话,一切战略构想都是空中楼阁。如若不能实现自主可控,要想打造新的生态就非常困难。

目前,富士康方面正在和佛山市一起探讨如何用“智能制造+工业互联网”的方式实现佛山的对外赋能。富士康提出布局佛山“智制谷”,以打造未来智能制造的示范园区,并探索工业互联网研究开发,真正做到服务全球制造。

以下是发言实录:

李军旗:尊敬的李部长,各位领导,各位嘉宾,大家上午好!刚才朱老师已经介绍了,两个月前就是10月13日,朱老师去我们的灯塔工厂调研,他一直倡导中国数字化转型的10个路径和10条应用,正好跟我们过去20年围绕电子行业所探索的路径高度吻合,所以作为一个应用案例,跟各位分享一下过去20年富士康在电子行业的转型之路。

富士康是1988年在深圳设厂,经过30年,简单分成了三个阶段。第一个十年是PC时代,那时富士康是做纯粹的代工。第二个十年做功能型手机,功能型手机有一个小的摄像头,大概要求30万画素,30万画素摄像头的模具加工需要达到100纳米的形状精度,5纳米的表面粗糙度,那个时候我们就开始探索精益制造。到了2007年,智能终端产品出现以后,大规模智能终端产品的制造业兴起,我们就开始探索智能制造的路径,开始走自动化,并提出了“富士康百万机器人”的计划。经过十来年的实施,“百万”标准虽然没达到,但是八万余机器人已经遍布在富士康的工厂,率先实现了自动化,后来还加入传感器,实现了数字化、网络化、智能化。所以,围绕智能制造我们已经经过了十年的探索。

2012年,富士康第一座吸灯工厂在成都诞生,一块铝板进去,平板电脑生产线出来,全部实现了自动化。现在,我们一直在探索智能制造、智能工厂。2017年5月9日,李克强总理去郑州看了我们智能手机的智能化工厂,看完之后总理给了三点要求:第一是高端制造业一定要扎根大陆;第二是如何能够保持富士康在全球电子行业的引领地位,要继续努力;第三个提出了非常严峻的问题,总理说中国有三四千万家中小企业,如何协助这些中小企业实现转型,富士康应该探索出一条路。后来我们的创办人郭台铭董事长按照总理所说的三个要求,做了大的战略调整。

为了扎根中国大陆,我们把工业互联网相关的业务做了调整。2018年的6月8日,总理视察郑州工厂一年之后,我们在A股上市,表明了富士康扎根大陆、继续深耕高端制造业的决心。另外要确定如何赋能小企业。这个课题是很难的,我们今天都在探索。最后思考来、思考去,选择的一条路径,就是工业互联网——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实现对外赋能。

所以,公司上市以后确定转型的战略就是“智能制造+工业互联网”,打造产业新生态。我们一直在探索“智能制造+工业互联网”到底是什么含义、什么内容。经过这几年探索,我们可以归结为两个“三软+三硬”,智能制造的核心内容就是“三硬+三软”,三硬就是精密制造的三要素:装备、工具和材料。在这三个精密制造要素的基础上加上工业大数据、工业软件和工业人工智能,才可以实现智能制造。这个“三硬”就跟我们李部长提出的“四基”是高度吻合的。没有这“四基”,以后的智能制造、工业互联网平台就会像空中楼阁。

我们将工业互联网归结为6个字——也是“三硬加三软”,哪三硬?云、网、端。我们创办人在五六年前就提出“云移物大智网”,就代表工业互联网。云就是服务器、移动终端加上网络。目前,我们的云移物这三个硬件在全球的市场份额占到30%左右,2018年工业互联的营业额在4100亿左右,主要以硬件制造为主。更重要的是加上“三软”,如果云网端的硬件加上“三软”工业大数据、工业人工智能和工业传播才有可能形成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架构。

平台搭建好之后要做什么?就是想办法对外赋能,富士康在电子行业制造积累了很多制造经验,我们把过去20年的数据和经验抽象出来、模型化,率先提出了“专业云”的概念。经过这两年的探索,我们打造出12朵行业的专业云,比如工具云、CMC云、成型云、机器人云,AGV云,通过专业、细分的云来提供对外的赋能服务,整个构成“智能制造+工业互联网”的生态。这个就是我们在过去十几年的探索过程中,为了完成国家领导人交代的任务所做的重大战略转型。

我们归结为“三硬”和“三软”,最终是一个什么架构?过去20年,消费互联网就是把做好的产品跟客户连起来,而工业互联网就是把整个产品的制造过程甚至供应商能够全部打通。四轴模型是我们为了简易化地描述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的关系,而做的一个梳理。X轴就是工业互联网,把供应链、产品的制造过程和客户能够互联互通,最终的目的实现制造资源的优化配置。智能制造包括产品的设计、产品的制造设备和制造过程,能够实现互联互通,实现可预测、可控制的制造。无论是智能制造、工业互联网,最终对一个企业要创造价值。对内部来说提质增效、降本减存就是创造价值;对外部赋能可以通过产品赋能,通过产品解决方案,通过科技服务来对外赋能,但最核心的是缺乏复合型人才。

无论是智能制造还是工业互联网,必须突破核心技术,如果没有核心技术的话,这一切战略构想都是空中楼阁,不可能实现自主可控的话,要想打造新的生态是非常困难的。智能制造材料、装备、工具经过二三十年,很多工业富联是自主研发的,最主要的探索是无忧生产工厂的智能中控系统,我们称为“雾小脑”。如果把材料、装备、工具加上整个中控系统全部实现了自主可控、自主研发,那么智能制造所有的环节都可以解决了。工业互联网平台,我们原来主要做硬件,现在最主要的是加上边缘计算、人工智能的算法来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。这个平台打造好之后,最重要的是专业云,过去一年多我们主要的方向是开发专业云,通过专业云来打造一个生态。

经过这几年的努力,我们所取得的成绩也得到了很多国际专业机构的认可,2019年,我们在深圳的无忧生产工厂被世界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评为“世界灯塔工厂”。2019年6月,《MIT麻省理工科技评论》把工业富联评为全球50家最出名的公司之一。去年10月,我们又被工信部评为首批10家双化平台之一。一个月前,我们开发的专业云上APP、一站式服务APP,在一千多个参赛团队中赢得了全国冠军。我们更看重的是,通过专业云来提供给中小企业和大型企业。它们可以使用这个加工云,把我们过去20多年积累的电子技术经验通过云的方式提供服务,这是我们一直努力的方向。

工业富联的社会责任,“智能制造+工业互联网”的打造,助力中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,是我们今后一段时间持续努力的方向和目标。

再讲讲佛山。在整个粤港澳大湾区中,佛山的定位是先进制造业的示范区,佛山GDP已经突破了上万亿。我刚刚跟佛山工信局的局长讲,佛山的制造业甚至在粤港澳大湾区、在全球处于引领的位置。那么,要如何实现制造业的转型?如果佛山成功了,也就代表中国的制造业成功了,也代表我们国家的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就找到可走的路了。我们最近一直跟佛山探讨如何用“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”的方式实现佛山的对外赋能。

所以,我们提出要布局佛山“智制谷”,打造产业新生态。我们有好几个生产基地,联动起来先对内赋能、再对外赋能。我们提出16个字——研究开发、应用是、人才培养、创新创业。把这16个字打造成真正的未来智能制造的示范园区,作为应用示范,做工业互联网研究开发,甚至做未来的制造业“卡脖子”技术,“四基”工程里面的制造业的研究开发。因为工业富联刚刚被评为广东省制造业创新中心,聚焦的就是“四基”——装备、工具、材料、核心工艺的研发。所以我们相信,跟佛山政府一起,一定会打造出一个新的生态。工业富联未来的任务和目标是:服务全球制造、兼善天下实业。

谢谢大家!